鎊璦ぞ| | 欷④| 匙輿酘よ| 鰍刓| 郩砱瓮| 酗譴| 坢碩| 伈瓮| ④假| 荻譴| 醫捶| 眄酴よ| 蚽碩| 迖親挶| 佷矇| 閩瓮| 迶韓| 詢怢| 跺導| 韓詣| 策傑| 輕控| 哏堈| 豜踢| 酗啞刓| 鰍瓮| 鰍颯| 縝妦| 惘猿| 譴漆| | 堁摩淜| 笢蔬| 裘嗷| 裘鰍| 滔盺| 屙笣| 韓漆| 賑瓮| 罣刓| 奻裘鍛| 怢笢瓮| 還狦庈| 刓栠| 栠景| 昹ч| 朸喀| 衵迶| 栠嗷| 幛栠| 賂憚| 堌昹| 蟀蔬| | 需阨| 源傑| 扆拫| 橝蔬| 赻僚| 綻嘉| 淏懦よ| 蟀蔬| 裻捶| 鰍桫| 舷慇嫌衵秫ヶよ| 啞檄| 趙癒| ぱ跡| 沺薯| 割闐| 繒眧| 欷笣| 綬諳| ч詳| 睿泬| 靺捶| 癒輿| 趙笣| 儅坒刓| 拻貌| 堁栠| 怍笣| 鷥洈| | 挔蔬| 黨ヱ| 鞀繒| 狾假| ь阨| 揧瓮| 陲璨| 軜す| 蜓捶| 詢怢| 譴瓮| 靽瓮| | ⑻鎊應| 苤踢| 醫癒| 捈怢| | 輛玵| 皊栠| 蟹刓| 假盺| 勀譴| 壎隴| 棠瓮| そ晚| 倓譴| 鰍漆| 鶀蟀| 迖親迖| 氿| 挕譴| 廗埬| 瞻捶| | 樓脤| 蚧洈| 啞窅| 挕髡| 酗怍| 裘咈| 艨裔| 粹綬| 譴漆| 迖爵| 埬栠瓮| 陔蝑| 陔碩| 咈鰍| 獐踞綴よ| 羹刓| 鐃濩| 葬嗷| 漆藷| 凝旃| 撳埭| 泬陲| 狤蔬| 網芞族| 挔Э| 陔珧| 陲隴| 眝謎| 頗屙| 睿佼| 劓陲| ч捶| 盷榆| 陔趙| 蔬捶| 黃刓| 癒肅| 匙攽| 蟀鰍| 禍瑕| 靽瓮| 驛瓮| 假腦| 蝶笣| 植趙| 怢控瓮| 飲擘| 敆飲| 鎮晚| 還挕| ヲ瓮| 詢蚘| 嫘す| 憚躂禷| 酴坒| 嫘譴| 蜊寀| 蔬昹| そ陲| 恅刓| 儕碩| 繒朘| 隅賦| 貌秝| 陲拫紩鐃цよ| 籵蔬| 塗嫌嘉馨| 皊擘| 党挕| 咺紳| 輒摩| 假佼| 鍾坒| | | 韏刓| 堁腹| 旮笣| 譴飲| 湮傑| 拻碩| 謘譴| 螳蔬| 都笣| 刓竣| 娹栠| ч啞蔬| 滅傑誠| 欷笣| ц阨| 侐源怢| 褽す| 痑笣| | 網鎖| 俵怢| 楛荻| 攽嘗| 蹴罣| 茼傑| 肅跡| 畸誹| 党恅| 挕哏| 匙陲| 陝商| 還疺| 詣匙| 栠詢| 撏荻| 痔蹕| 馨蚨| 璨蔬| 蔬昹| 鳳樁| 膘譴| 俴昄| 霞傑| 輒趙| 漆倓| 挸糔| 觸隅| 陔絆| 酴鍬| 還噉| 砱瓮| 郩趙| 怮綬| 謗絞| 盻盺| 敆秅| 漆栠| 蹕埭| 眅跡爵嶺| ⑧控| 褪嫌ц衵秫ヶよ| 假腦| 朸觼階| 盺譴| 懂假| 蘺瓮| 燮捶| 挕刓| | 佷峎陬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百家廊】文人筆下的雨

2019-09-17

付秀宏

記得有一首小詩這樣寫道:春天下瘦雨/像一根根繡花針/夏天下胖雨/像一個個秤砣兒/不管針還是砣/都有一顆想和土結為伴侶的心。一個能猜到雨心思的人,其心一定被雨滋潤過,其身體一定被雨敲打過,並濺起情感上的朵朵浪花。

雨的抵達與雨的離去,常讓人猜不透。雨是天空佔領大地的一種手段,有時雨是平平仄仄的愜意詩行,有時雨是起起伏伏的瘋狂吶喊。而被雨水擁抱過多次的石頭,卻對人抱怨,雨來的時候,劈頭蓋臉,但真正要找的不是石頭,是土地呀,它只是在我身上打個滾兒。

從春夏一路走來,我一直留意文人筆下的雨。文壇上,奇妙的雨在很多作家筆下跳動,不僅僅是物象,更活在心靈裡。

作家謝光明在《風為葉,雨為花》中將自己的觀察經歷如數家珍:雷雨來得猛,屋簷的雨滴打蚨c樹的葉片,葉片下現出了一隻蟈蟈。這隻蟈蟈用琥珀色的眼睛隔茷B,對世界充滿了好奇。它發現有人盯茈式A於是斜起腦袋與人對視。然後,它用前腳抹一下眼睛,把眼上的水珠擦掉,但雨水很快又來。後來,它不再擦了,靜靜站立在雨中,像在淋浴。最終,蟈蟈在雨中站成一棵--以風為葉、以雨為花的樹。

青年作家葉寧在《雨夜聽雨》中,對雨夜裡激動而沉鬱的心情,有荈ヵ囿煽y述。他寫道:雨一直下,一直下。我彷彿覺得雨水愈漲愈高,漫到我六樓的房子,漫過我的床腳,我的床從窗口漂了出去。不斷的雨聲,就像惆悵的魔影,把夢境一點點扭曲。但心靈淡定的人,雨夜不是聽雨,而是聽禪。散文家許松華,提醒雨夜「聽山的回響,聽水的吟唱」,因雨本是妙語梵音。

散文家鄭云云也推崇「聽雨」,她說:夜裡,我最愛聽的,就是雨點落在屋簷瓦片上的響聲。不同的瓦片,敲出高低不同的音調,自以為城裡所有的音樂都比不上在鄉間聽見的雨聲。那些在屋瓦上滾動的雨珠,以一種神聖的方式演奏的音樂,一定來自天堂深處,沒一點兒人間的雜質。

美文作家羅西在《夜雨》中,更有深情的話語:小時候,住在鄉下,半夜「落雨」,雨點打在頭頂的瓦片上,「聲效」美妙至極。和土地打交道的農民父親,會感嘆一聲:「明天的莊稼會更綠啦!」......現在父親離世十年了,我也承襲父親的性格,喜歡夜雨。想我在三明師範實習,正值初戀,下起夜雨,愛的人在遠方,半夜雨停了,我突然感激起夜雨來,它帶給我無盡的思念。夜雨,最養心了......

詩人華子在《雷雨》中寫道:高速公路上突遇雷雨/陣陣閃電/在天空踩蚅ㄡ捶謔晡澈b車/在四野佈下明滅不定的導火索/雷電過處/萬物皆是脆弱的蛋殼/周圍是顫動的電線和鋼絲/車身裡/似乎人人握茪@根避雷針/看閃電到底揪出了什麼東西/聽雷鳴/到底喊出了多少雨水。

正是雨這種獨特的氛圍與降臨世間的聲音,孕育了它無邊的想像域。作家羽清雪《閒雨時節聽雨眠》也道出了人對於雨的奇異「通感」:雨是冷煮的熱茶,雨是將醉未醉的美酒。于先華在他的《雨來雨去》中,則這樣寫道:雨不再是滲入脖頸的微涼,而變成奔赴婚床的新郎,它連續親吻茠e岸上的垂柳--這不勝嬌羞的夢中情人。大雨前仆後繼,使婚禮進行得有聲有色;而柳只剩下了幸福,看哦,河水也感動得濺起了淚花。

散文家韓沐霏,對於雨,要比羽清雪、于先華更深沉一些。她在《時間煮雨》裡說,時間一點一點,把萬景萬物煮成了雨水,澆灌茈早斨簧阞瑰樾......讀到這裡,令人心中生出一種「舊雨溫情」的悵然感觸。

美文作家馬亞偉記述,高考後天氣悶熱,她在忐忑中等待通知書的到來,但一直不來。她的潛意識裡--雨來了就會有好消息傳來。果然,在雨天,郵遞員披茷B衣帶來了大學錄取通知書。她興奮地把通知書捂在胸口,在小雨中狂奔了一圈。等一個雨天,等一朵雨雲在窗前;一半是夢境,一半是真實......或許,文人筆下的雨,並不如馬亞偉說的這般浪漫。更多時候,文人心底的雨,若池塘中第一片凋落的蓮花花瓣。當年不肯嫁春風,無端卻被秋風誤。楊柳池塘,綠萍如夢漲斷行舟路。秋雨打殘荷,別有一種美的情趣。很多文人多以殘荷表達孤冷心境,但卻從殘敗中找到了另一種自然美。秋雨池塘中飄浮茯纊d、蒲草、水藻,蓮葉的頹勢卻與雌蟹的鮮活形成強烈對比,這便是生生不息的自然意蘊所在吧。

雨不但是心靈的,更是地域化的。老舍在《駱駝祥子》寫北平白天的急雨,令人嘆為觀止:「風帶茷B星,像在地上尋找什麼......又一陣風,風、土、雨,混在一處,聯成一片,橫蚑毼茬ㄕヵ禫礂N颼颼,辨不清哪是樹,哪是地,哪是雲。雨道,扯天扯地垂落,看不清一條條的,只是那麼一片,一陣,地上射起了無數的箭頭,房屋上落下萬千條瀑布。幾分鐘,天地已分不開,空中的河往下落,地上的河橫流,成了一個灰暗昏黃,有時又白亮亮的,一個水世界。」北平的急雨讓人懂得,北方「傾盆大雨」的個性。

李健吾在《雨中登泰山》講,今登東嶽泰山,偏天公不作美,下起雨來,淅淅瀝瀝,不像落在地上,倒像落在心裡。人朝上走,水朝下流,一直陪到二天門。懸崖崚嶒,石縫滴滴答答,泉水和雨水混在一起,順荓蚸Y,流進山澗,涓涓的水聲變成訇訇的雷鳴。在雨中看到的瀑布真壯觀,兩天後下山時已不行了。敢在雨中登泰山,才會看到有聲有勢的飛泉流瀑。作家將雨中泰山優雅地呈現出來,用亦溫婉亦剛勁的筆觸描畫荌妢P,彷彿一切都給一顆雨滴潤過。心雨與山色融為一體,渾然天成,情趣蘊於其中。

雨的來去,與氣候、地勢有關,與文化、人心有連。這時候的雨,便做成天地間的美妙辭賦與宏大史詩。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
陔倓笢繚 抎眅藷菴妀藝湮狪 陲擘瓮 鰍誰淜 朓碩盺 瑯攷刓 蘗茠淜 淥貌繚諳 蝠賜鍛
挕澄淜 陲詭盺 ヶ桋奻 涾屙珨游 磁砱盺 阨窒誰耋 控怮す蚽昹桴 燧赽刓 苤爵淜
陲迶碩 糧誠淜 陔隴 傰媝 ч韓膚游 粔芛 酴の鰍繚翩姚 坒囧庈萇薯薊茠鼠侗 控綸肮 諒赽僱誰耋
https://www.whr.cc/bbsitemap.htm